您当前的位置 :专题 > 宣传专题 > 新中国成立60周年 > 我和我的祖国 正文
前进中的时代列车
日期: 2009-08-03 来源: 人民网-观点频道

博览会上展示的“中华01号”永磁悬浮列车模型。(资料图)

  由于打工一族的身份和到全国出差的需要,十六年来,火车同我的生活及工作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穿梭往来的轨迹伴随着我的成长留下了许多难忘的记忆。

  我小时侯住在农村,去得最远的地方是县城。我在儿时就从大人们的描述中对火车产生了好奇和喜爱,但距离我家最近的火车站要到市里才有,因而一直无法实现我那个在今天看来有点卑微的梦想。第一次看到火车是在村里放映的露天电影里。影像中的火车虽然是异常简陋的闷罐车,却丝毫不影响我对它的新鲜感和兴奋感,绵长的铁轨和轰隆隆吐着白雾的车头带给我对外面世界的无限向往与期盼。

  1993年9月底,我应有关单位的邀请,去刘三姐的故乡广西柳州参加“首届中国先锋文学创作研讨会暨笔会”,终于有了亲身体验乘火车的机会。我带着从姐夫那里借来的钱,从僻偏的乡村山道步行四十多分种来到镇上汽车站,再乘长途大巴车爬涉近五个小时赶到火车站。火车站破旧的候车室已挤满了等待远行的人们,大家正急切地盼望着火车的到来。“呜——”,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一列吐着白烟的火车缓缓驶进了站台。人们顿时欢呼起来,迫不及待地涌向检票口,再奔过站台涌上火车。车厢内的座位是有限的,由于旅客太多,很多人只能肩靠肩地站着。陈旧的电风扇无精打采地旋转着,汗水不断的渗出身体,闷热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火车缓缓启动了,看着窗外成片成片的庄稼、一排排的树木、低矮的茅草房与瓦屋、带着斗笠弯腰劳作的老乡等在眼前移动过去,不断变换消失的田原风光和故乡景物,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脑海里,成为对故乡永不忘怀的回忆碎片。火车爬行过一个又一个破败的站点,并在每一个小站停靠。那时便会有很多卖水、零食和小饰物的小贩靠近火车或者爬上火车,吆喝着、贩卖着。他们中有青壮年,也有老人和孩子。黄昏时分,火车停靠在又一个无名的小站。在我搽着汗等待火车开动的时候,一个头发花白的拾荒的大妈吃力地钻到我的座位下,好一会后,她才从座位底下爬起来,手里拿着一个喝空的矿泉水瓶子,随手放进带着的蛇皮袋,然后又弯下身子去看其它座位下是否有着可回收卖钱的垃圾。我俯视着身边这个有些笨拙的蹒跚背影,想起家里同样沧桑而辛劳的母亲,禁不住一阵心酸。从正午到日落再到第二天下午,经过二十几个小时的爬行,火车终于缓缓地驶进了柳州站,把我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笔会后,我继续乘火车南下广州,开始了南粤寻梦之旅。尔后很长一段时间,火车成为了我回乡探亲的唯一交通工具,这更助长了我的火车情结,它在我心中代表了远行、分离、伤感、期待、相聚这些复杂的情感,承载着我的浓浓乡愁。成长的沧桑在异乡与故乡往返穿行的火车上渐渐累积,回乡梦成为了我那时唯一的行李,而从异乡到故乡或者从故乡到异乡,火车需要用三天两夜的爬行才能够抵达。

  忘记了从何时起,火车已不再是当年那烧煤的火车了,取而代之的是空调豪华列车,速度快又节能环保,于是乘火车去旅行成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隔着玻璃窗看外面闪过的景物,一种惬意在心头绽放;或者打开半扇窗户,任风把头发向后梳起,那种兜风的感觉实在是爽透了。空调快列和特快列车只在一些大站停靠,人在旅途不用再为火车的缓慢爬行逢站必停而难熬,反而因其旷远的汽笛声和高速飞驰的速度而感到无比的畅快。

  2004年,我应邀到北京某单位任职,经常乘坐“晚上七时开车,早晨七时到达”的全卧铺直达列车往返于北京与上海两地。列车设有封闭式四人包间,客室内安装有服务铃,灯光的亮度也可以自动调节,既舒适安全又能保证旅途睡眠的质量,还可以利用包间召开小型会议。此外,列车上还提供免费晚餐和夜宵,让我感受到家的温馨。后来,我受邀到贵州某单位任职,因工作需要频繁在全国各地出差,火车曾经一度成为了我流动的家。前不久从报上得知,铁道部与中国北车签订了京沪高铁100列新一代动车组合同,该车将于2011年投入使用,时速超过350公里,在风速不超过8级的情况下能全天候运行,届时将成为世界上商业运营速度最快、科技含量最高、系统匹配最优、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动车组。而且,列车设有VIP车、VIP包间、会议区、影视娱乐系统,客室内温度、湿度、空气质量可自动调节,座椅全部可旋转,并具有上网功能。

  从不断提速不断完善配套设施的前进中的时代列车,我看到了祖国现代化建设所取得的惊人成绩。我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并对祖国的未来满怀信心。(李长空)

编辑: 赵文萃